创新自然资源要素供给 助推乌蒙山区脱贫攻坚

雄伟的乌蒙山位于四川、云南和贵州三省的交界处。正如诗中所描述的,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深度贫困地区,有38个贫困县(市、区)和272万记录在案的哥斯达黎加穷人。

在乌蒙山战场上,四川共有13个县分布在凉山、宜宾、乐山、泸州4个市(州),其中凉山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9个彝族县被纳入“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区,这是乌蒙山地区的重中之重。

啃“硬骨头”,资本投资是一个硬杠杆。从2012年至今,自然资源部牵头开展了乌蒙山地区的区域发展和扶贫工作,加大了政策支持力度。我省利用好生活用地的政策,不断唤醒“休眠”的土地要素,找到解决扶贫财政问题的“金钥匙”。四川武蒙山区有一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沐川县),将于2017年脱贫。五个县(泸州市徐勇县和古林县、乐山市马边县、宜宾市平山县和凉山州雷波县)计划在2019年脱贫,其余七个贫困县计划在2020年脱贫。

政策支持

土地政策的“组合拳”与乌蒙山的“砍柴”

近年来,自然资源部“翻箱倒柜”,为乌蒙山地区“定制”了一系列非同寻常的高金专项扶持政策,从人才、技术、项目、资金、土地利用指标等方面为我省消除贫困提供政策支持。

实践证明,善用土地扶贫政策,可以把土地变成黄金,土地扶贫政策有很大潜力国务院扶贫办公室有关官员表示,当前共同扶贫的形势已经形成,四梁八柱扶贫顶层设计基本完成。其中,土地利用政策已成为扶贫开发的重要支撑内容。

自2016年以来,四川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增减挂钩试点改革、激活现有建设用地、创新矿产资源开发等。全力支持乌蒙山。以凉山州为例,国家和省级共发布了20多份支持凉山州扶贫工作的政策文件。

看看土地安全。2016年以来,我省新增土地126.9万亩,其中贫困地区27.5万亩,占全省总量的21.67%。我们将充分保障深度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扶贫搬迁和民生发展用地。不足部分将从省级预留指标中综合解决。

看看资本项目。自2016年以来,该省已拨款118.9亿元用于贫困地区的土地整治和防灾,占同期全省总额的76.6%。乌蒙山一项重大土地整治扶贫工程动用中央和省级资金14.14亿元,惠及四川439万人。

看看政策创新。四川省允许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和贫困地区扶贫开发项目采用“边占边补”的方式,实现占补平衡。允许贫困县增加或减少省内的联系储蓄指标,深度贫困地区可以跨省流动。

一系列政策"组合拳"使乌蒙山摆脱了贫困,扶贫用地指标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增减挂钩政策为扶贫搬迁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渠道。土地整理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地质调查有助于扶贫产业发展,地质灾害防治能力提高。

面对贫困,自然资源系统项目得到了精确的安排,资金得到了精确的使用,措施的目标也是针对家庭的,确定了"贫困根源",目标也得到明确的界定,措施也是针对具体情况量身定做的,真正的帮助是针对问题和根源。

项目输入

利用增减挂钩的“金钥匙”,四川近百万贫困人口“搬入贫困家庭”

在一系列政策中,黄金含量的增减环节都很高。增减挂钩项目实施后,农民搬进了占地面积较小的集中居住区,占地面积较大的旧房被开垦为耕地。产生的剩余建设用地指标是增减挂钩节约指标,可以转移到土地需求量大的经济发达地区。通过流通,经济发达地区扩大了土地利用空间,贫困地区释放了土地活力,为消除贫困提供了财政保障。

据统计,就国家和省级项目而言,凉山州通过关联储蓄指数交易的增减,预计收入将超过200亿元。

如何善用好政策?四川一直努力“刺绣”,用精确的方法绣出乌蒙山新居的美丽画面。

凉山州布拖县拉达乡甸子村有这样一幅美丽的图画。距离布拖县不到5公里的甸子村已经被重新安置以帮助穷人。易建联的新村子干净整洁。在蓝天的映衬下,它是和平的。说起新房子,57岁的村民阿布·马洛笑得合不拢嘴。一楼和一楼的新房子干净整洁。宽敞的入口道路通向房子的门。客厅里有同样多的沙发、彩电和冰箱。“过去,房子漏雨,进屋时不得不穿雨靴。自从搬进新沂村后,每户人家的门都被修路加固了,房子也翻修了。”2018年5月,阿布勒·米洛斯一家搬进了他们的新房子,并在各种政策的支持下成功地取消了贫困家庭的标签。

凉山州自然资源局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副主任郑玄表示,凉山州积极增减挂钩的政策已经与其他项目相结合,如扶贫搬迁、新彝村建设、避免地质灾害搬迁等,从而占用资金,解决贫困人口的住房问题。“对于像阿布·米洛这样的贫困家庭来说,住在一栋价值约20万元的新房子里只需要1万元。”

数据显示,五年来,全省88个贫困县累计增减挂钩指标30多万亩,完成复垦16万亩左右。贫困地区协商转移储蓄目标达到73000亩,总量超过217亿元,在协商转移总量和筹资总额方面居全国首位。增减挂钩项目和扶贫人员异地安置相结合,使四川近百万贫困人口“脱贫”,近百万人脱贫。

人才支持

发挥“桥梁纽带”的作用,让土地项目落地“解锁”

对贫困地区而言,增减挂钩等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就像打开贫困大门的“金钥匙”,但“解锁”的过程并不容易。

为了帮助凉山州实施增减挂钩项目,1月初,省自然资源部派出22名专业人员到凉山州从事增减挂钩、土地整理等领域的工作。其中,20名专业人员全部被派往11个贫困县。支援干部罗洪刚去普格县临时执勤。他梳理后发现,该县有三个项目获得批准,但没有一个得到实质性的推动。

“金钥匙”是可用的,但“锁”无法解锁。有什么问题吗?“2018年,凉山州批准的项目规模是以前的四倍,占全省50%以上。它不仅缺少员工,而且缺乏经验。”凉山州自然资源局局长说。

现在,在罗洪刚的帮助下,普格的增减挂钩项目取得了显著进展。已经启动了六个项目,46个项目处于规划阶段。预计将产生9000亩的储蓄目标,这将使普格公司获得约2.7亿元。

2018年底,我省启动了四川省乌蒙山毗邻地区土地整理重大扶贫项目。第一年投资超过15亿元,涉及面积29,100平方公里的乌蒙山区13个贫困县,如梅固县和布拖县。这也是四川省投资最大、整理面积最大、受益人数最多的土地整理项目。

然而,这些项目最初受到一些人的质疑。昭觉县萨拉迪波乡高山村,群众反对挖掘机进入,认为这会导致粮食减产。为了消除群众的担忧,一名干部罗忠正被扶着走进村里,向村民们介绍施工技术,解释土地整理的好处。他还邀请村民代表到项目监理处,这很快赢得了村民的信任。现在全县土地整理项目正在全面展开。

据了解,自2018年以来,省自然资源部已经派驻了47名辅助干部。凉山州土地综合整治工程加快推进。协助凉山州完成130份增减挂钩计划执行情况国家级审查报告,61项增减挂钩项目技术验证,28项增减挂钩项目及时与省自然资源部进行最终检查,并取得17项项目验收证书。“技术专家”积极发挥“桥梁纽带”作用,推动乌蒙山毗邻地区重大扶贫项目快速推进。

薄片

土地整理使小山村“蝴蝶化”

八月,凉山州昭觉县萨拉迪波乡高山村的空气充满了玫瑰的味道。

“这是昭觉县乌蒙山毗邻地区我们重大扶贫工程的主战场。玫瑰时期一结束,实施工作就会开始。”罗忠正是省自然资源厅指派的昭觉县支援队的技术成员,是项目现场的负责人。他站在农田边,一边说话一边用胳膊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圈。

我们面前的玫瑰园正处于收获季节,红色的小斑点蔓延到地平线上。"为什么要清理这些土地?"面对疑问,罗忠正卖了一个关子,“你知道‘萨拉迪波’是什么意思吗?”

事实证明,我们面前这片看似平坦的土地实际上隐藏着一个谜。“萨拉迪斜坡”是指“一片水生植物丰富的土地”。这个地方位于山谷的底部,被高山环绕。由于缺乏有效的排水措施,从山上流下来的水聚集在这里,使这个地方成为沼泽地。此外,土地崎岖不平,难以生长。“这里的条件稍微好一点。虽然种了玫瑰,但产量不高。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在条件较差的地方,只能零星种植土豆和荞麦。

“乌蒙山连片土地整理已由单因素农地整理转变为‘山水天胡林路村’全因素农地整理。巩固的目标也从增加有效耕地面积和提高耕地综合生产力转向建设“山水田琳湖”生活社区,这将为加强农村振兴奠定坚实的生态基础。”萨拉迪波镇(Saladipo town)相关官员表示,土地整理后,下一步将是开发高山循环蔬菜,进一步扩大玫瑰种植面积。

土地整理把荒地变成“富矿”。虽然萨拉迪博项目要到今年10月底才能完成,但许多人已经找到了村里的社区,要求转让土地,“一旦土地得到改善,生态良好,凤凰城就可以被招募来筑巢。”罗忠正说道。

未来,依靠土地整理,萨拉迪波镇将建设1万亩玫瑰谷。通过玫瑰种植,带动现代农业观光旅游、玫瑰特色餐饮服务等项目,打造集观光旅游、餐饮服务、休闲娱乐、商品市场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园。据估计,平均家庭收入将增加2000多元。

据了解,四川省乌蒙山毗邻地区土地整治重大扶贫项目将于2018年底启动。根据项目计划,第一年将实施55个次级项目,建设规模为32,600公顷。建设高标准农田,实施生态恢复,控制水土流失,提高灌溉面积。项目建成后,新增粮食生产能力6.72万吨,耕地质量提高一个档次,农村人均纯收入增加600元,使项目区439万人,特别是23万贫困人口通过退耕还林脱贫。

照片

阿忆青年的“新房梦”

八月,暑假,彝族青年阿说吴比上学还忙。

他的家位于凉山州昭觉县尼迪乡瓦里村,海拔3000多米。他姐姐结婚了,他的两个妹妹还年轻。19岁时,他必须照顾一个老年家庭的生活,分担父母的负担。

答:吴的老房子和他的家人已经快30岁了,他一出生就住在这里。房子被泥墙包围着。只有当门打开时,光线才能穿透。六口之家在这座土坯房里吃饭睡觉。

在家过暑假的时候,阿说吴和他的家人会每天拾柴火烧火,为家人做饭,打扫房子和外面。尽管房间里没有坚硬的地面,“我还需要清理一点污垢。”

自从他15岁离开大山去县城的一所职业高中学习后,吴说,他一直梦想着能住在像学校宿舍这样的新房子里。学校的宿舍是一栋小楼,有透明的窗户和硬化的混凝土地板,还有公共厕所和水室。“当我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我觉得它很棒,明亮又干净。我希望我的父母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5月,启动了尼迪乡增减挂钩项目。甲说吴的新房子的梦想实现了。因为他的家庭很穷,他可以只花一万元就搬进一栋100平方米的新房子。

村子里新建的定居点位于老房子对面,十分钟内就可以看到。暑假期间,甲说吴和会每隔几天参观新房子的施工现场。听村民说,我家有六口人,可以分成三个房间和一个大厅。吴某说着找到了他家的公寓,经常想象着房间的未来布局:“这个小房间,我想住进去,大卧室是留给爸爸妈妈的,客厅里应该放一张沙发,墙上应该挂一张全家人的照片……”

吴季说,他的家人将能在年底搬进新房子。生活条件将会改善,白天也会更亮。“我听说将来这里会有旅游业。当我们去上学,我们的房子是免费的,我们将有一个农舍。”

随着联系增多和减少的政策,越来越多的“阿硕五记”住在新房里。美丽的新彝村不仅会改变生活条件,还会成为游客眼中的风景。瓦利村第一书记王宁表示,该村计划未来发展旅游业。依托高山杜鹃花和省级高原湿地公园的自然条件,开发民俗体验项目,进一步增加村民收入。□糜芳·赵磊/温

(编辑:高红霞、罗宇)

广西快3 山东11选5 天津快乐十分 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