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地职业年金启动投资运营 投资范围拓宽可期

企业年金进入市场的“楼下声音”日益清晰。《泰晤士报》记者了解到,到目前为止,包括中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内的全国33个企业年金项目中,已有29个完成了受托人资格招标,21个完成了投资者资格招标。其中,职业年金已在十个地方投入运行,预计大部分省份的职业年金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投入运行。

关于进入市场的影响,各方的反馈并不一致。

“职业养老金缴款是严格的。获得受托人资格后,未来将会不断增加,潜力很大。”一位负责北京一家基金公司业务的高管表示。

然而,据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企业年金部投资经理于蕾观察,今年2月,中央国家机关及其附属机构(1号)职业年金计划的首付款被转入1号计划的委托财产账户,并通过购买养老产品进入市场。投资于这个实际项目的资金数额不大。

“职业养老金是一个从所有地区接收账户的渐进过程,即边际递增的过程,其数额并不太大。预计每个人在建仓初期都会更加谨慎,仓位不会太高。”于蕾进一步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盛骏认为,职业养老金应该是“长期的”。在一定程度上,企业年金是资本市场的长期机构投资者,因此企业年金的上市可以改善我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结构朱盛骏指出。

职业养老金市场加速发展

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我国正式建立了企业年金制度。

今年7月,中国社会保险协会主席胡晓义透露,截至今年5月底,全国33项职业养老金计划累计余额已达6100亿元。作为养老保险的“第二支柱”,企业年金以非常快的速度进入市场。

2017年12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启动了企业年金法定受托人的“第一次招标”。2019年2月,中央国家机关及其附属机构(一号)首次缴纳的企业年金计划转入一号计划委托财产账户,中国企业年金正式开始市场化运作。迄今为止,全国已有33个职业养老金项目开始投资运营。

与企业年金发展滞后相比,职业年金可以说是“加速度”的耗尽。对此,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时代周刊》,这与企业年金的性质有关。"企业年金由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强制执行,因此它们的缴费能力相对较强."

市场对企业年金的“拯救”充满期待。据估计,企业年金缴费预计每年增长2000亿元,到明年年底,“缴费+福利”总额预计将超过1万亿元。假设股权比例控制在10%,到明年年底,据保守估计,企业年金将超过1000亿元进入市场。

然而,“尽管职业养老金发展迅速,但其覆盖面很窄,因为它只针对政府机构。由于这是强制性的,因此将从一开始就完全覆盖,今后的年度付款额将基本固定。从这个角度来看,它的扩张是有限的。”董登新进一步说。

投资范围可以扩大

在探索职业养老金的保存和增值方面,据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在积极讨论扩大职业养老金投资的范围或使职业养老金投资更加灵活。

朱盛骏建议扩大企业年金的投资范围,特别是替代投资。“作为长期年金,职业年金应该具有较高的风险承受能力。因为它追求的不是短期收入,而是相对长期的相对高收入。此外,它还可以进行一些跨越经济周期的另类投资。目前,公众也更加关注一些支持实体经济的长期基金,而大多数另类投资都与实体经济直接相关。”

董登新说,职业养老金投资的范围已经扩大,可能是“向外”的。「例如,投资范围可扩展至沪港通、深港通、港股市场、美国市场、欧洲市场等。此外,根据《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目前股票投资比例的上限为30%,将来是否可以提高到40%。但是,这一比例的提高主要是由于股票基金投资比例的提高,股票应该得到适当的控制。”

在大量资本进入市场的情况下,如何做好安全与利润的平衡是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一家基金公司年金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运营初期,以成本为基础的资产和固定收益资产的配置将是重中之重。随着“安全缓冲”的增厚,股权资产的配置比例将逐步提高。

“从我们一号计划的运作来看,最大的困难是在现有要求下的风险控制。因此,固定收入品种更多,高收入品种更少。”于蕾直言不讳地表示,“据估计,短期内投资范围不会太大。”

企业年金急需拓展

企业年金作为养老保险的“第二支柱”,近年来遇到了增长瓶颈。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18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87400家企业建立了企业年金,有2388万员工参与。年末,企业年金基金累计余额为1477亿元。

尽管金额相当可观,但《泰晤士报》记者发现,在过去五年中,中国参与企业年金的企业数量大幅下降。2014-2016年,参加国家企业年金的企业数量同比分别增长10.8%、3.0%和1.1%。直到2017年和2018年,这一比例才上升,分别为5.4%和8.7%。余额的增长率继续下降。2014-2018年,中国企业年金累计余额增长率分别为30.4%、21.1%、16.3%、16.3%和12.3%。

企业年金引入较早,有参与能力的企业得到充分挖掘朱盛骏说,“此外,由于外部经济形势和业务运营的影响,近年来新企业年金计划的数量正在减少。”

"企业年金发展的制约因素也关系到企业年金的整体制度设计."朱盛骏进一步表示,“目前,企业年金的参与积极性不高,在投资方面,给予企业年金参与者的选择权,以及收入的视觉效果差,都阻碍了企业年金的进一步发展。”

朱盛骏建议,通过完善机制,给予企业更多的投资选择,降低税收,可以激励企业参与企业年金。

董登新认为,企业年金覆盖面有限,是“第二支柱”的主体。只有企业年金持续扩张,“第二支柱”才能做大做强。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钟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